欢迎来到上海茂控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精品传动,尽在茂控

传动系统集成与解决方案的提供商

咨询热线:

021-34538996 400-021-0016

上海茂控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雨夜救助--北京暴雨的感动

* 来源: * 作者: 小茂控 * 发表时间: 2012-07-30 15:02:15 * 浏览: 3

车灯闪闪

2012年7月21日黄昏,整座北京陷入大雨时,吴鹏和女朋友正在离家不远的餐厅里吃饭。看着窗外凶猛的雨点,时间指向20点,慵懒中的吴鹏感到重重困意袭来。

骇人的雨势并没有停歇的意思,百无聊赖中吴鹏和女友开始刷微博,像眼前被雨水吞噬的街道一样,暴雨带来的“坏消息”覆盖了网络:首都机场8万名乘客滞留,山洪围困房山区青龙湖少年军校基地,房屋进水的呼救等等。如同激流中裹挟的树叶,信息被迅速冲散。伴着沉闷的落雨,自小生长于北京的他觉得这雨“照出事的地方去了”,他的心揪了起来。

“报道说机场滞留大批旅客,机场快轨停运,没出租车,有没有义务去机场接被困兄弟姐妹的?”突然刷出的一条微博,让吴鹏精神振奋了起来。当时,机场一些出租车司机乘机“涨价”,从机场到城内原本百元打车费涨到了600元,城内的短途也动辄上百。

住在望京社区的新疆人王璐以“菠菜X6”的名字发出了这条前往机场免费接送旅客的倡议。在北京居住八年,王璐在两次创业失败后成为一名外企职员,买房后就在这里成了家。暴雨倾城之初,他正和妻子张文婷一起享受着凉爽的周末时光,拿着iPad拍来拍去,嘲笑老外在街上游泳的新闻。作为一个“重度微博控”,刷屏的求助微博让他忽然意识到“应该可以做点什么”。

王璐所在的望京小区位于城东,是一个居住着以企业管理者、外企职工为主的中产阶级社区,小区的家庭私家车拥有率接近50%。接人的建议很快就得到网络上的热诚响应,望京网等媒体也加入号召,小区的热心车主被迅速动员起来。23时,好友王攀确定机场高速畅通,两人商定把集结地点为望京街奔驰大厦前。因为害怕钓鱼执法,为保护救援者计,众人决定参与者必须不收费、不超载,并向望京网报备车号。

漆黑的夜里车队如何不失散,成为新组建队伍的一个难题。张文婷想到亲戚家一起开车出去打双闪联系的方法。妻子的建议被采纳,“双闪车队”成了大家的代号。24时35分,王璐在奔驰大厦门前等待时欣喜地发现自己后面跟着二十多辆开着双闪的车辆,内心振奋不已。一位一岁孩子的妈妈因为车底盘太低去不了,冒雨来给每位车主送了一瓶咖啡。之后,这些别克、宝马、丰田连成一线开向首都国际机场,那里有8万多等待着回家的人。

像被突然点醒一样,吴鹏和女友商量决定加入王璐的“望京车队”,去机场接人。他和女友取了车,放弃了集结地直接奔了机场。家住朝阳区欢乐谷的他熟悉去东郊机场的路途。黑色马自达6行进在滂沱的雨中,黑暗里打开的“双闪”吐出一团团光亮,吴鹏“心里感到异常激动”。

“当我说可以免费送他们回城时,大家都眼神里都放出怀疑。”在大队人马赶到机场之前,吴鹏已经来了到首都机场航站楼,开始了他第一次“拉客”的经历。一连数人,都认为他是“黑的”不敢上车。站在一旁的女友灵机一动,她装作与吴鹏不认识的乘客劝说大家“拼车”,“价格非常合理”。三名中年男子被说动,他们是同事,要回王府井的公司。

上车后,如释重负的吴鹏决定“坦白”:“我就是过来支援接人回家的,但我不收你们的钱。”看着三名“乘客”诧异的样子,吴鹏有些得意地开动了车。回程中,回城的车辆在机场高速天竺收费站堵成了长队,在焦心的等待后,吴鹏和“双闪车队”的车主们在缴纳了十元钱后被一一放行。“毕竟都是办事的,我也能理解他们。”虽然心里有些不服,王璐缴费时还不忘跟收费员打趣,都这么大雨还收啊。

当晚,有近300辆北京的私家车参与了“双闪行动”,去机场接回滞留旅客500多人。难以计数的市民、外地人走出家门义务推车、清理路障,或者贡献出自己的房子供无法回家的人休息。临行前,王璐更新微博说“咱不在乎去几辆车,咱要传递正能量”,“正能量”成为暴雨中北京城互助公民行动的关键词,将越来越多的温暖汇集起来,慰藉着灾难里需要帮助的陌生人。

风雨夜归人

就在吴鹏和“双闪车队”义送夜归人时,更多的人因为道路积水或被毁滞留在公共建筑物内或者街道上。被暴雨淋湿的人几乎找不到安身之处,城中宾馆住宿紧张,网友爆料说三元桥部分宾馆价格提到了2160元一晚,几成天价。在微博上求助的人越来越多。

7月21日整个晚上,30岁的孙融一直守候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的一台电脑前,“捕捉”这些求助信息。作为一家网络公司的小老板,他曾经在北京生活工作了7年,他喜欢亦雅亦俗的北京胡同文化,喜欢北京人性格里的豪爽和“不事儿”。而在雨灾的两端,求助者和施援者之间信息零散无法沟通,让孙融冒出了一个构建信息平台的设想。“那个时候,必须有公共平台充当舆情喉舌这么一个角色”。

信息流动起来显示出惊人的有效性。一百多人被困麦当劳的信息被发出去之后,层层转发,半个小时左右,一些私家车施援者找到他们的位置并带离。

在南三环,已经开了13年的川子酒吧当晚的演出因为暴雨取消了。酒吧的主人、民谣歌手川子是北京人。身在内蒙古的他发了个微博:“南三环的朋友回不了家就打酒吧电话8767××××。”川子酒吧当晚彻夜开门,免费为无法回家的人们提供膳宿。24岁的店员王洋看到,一个浑身淋透的女孩进到酒吧后失声痛哭,“大家看上去都非常无辜”。

良子健身(足浴)是另一家在当晚赞助善举的商户。本来凌晨一点钟已经闭店,良子健身建国路店经理罗志刚在良子微信里收到了老板朱国凡的私信:“号外:良子在京21家门店全部可以为困在附近的人提供避难通宵留宿。店里有吃的、喝的、有电视、有沙发、有热水洗澡!全部免费提供!良子为大家做点自己能做的事。请大家帮转起来。”事后统计,接近100人就近夜宿不同地址的良子足浴,洗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按摩服。

罗志刚回了老板一条,“今夜让我们为北京守夜”。

爱心在网络上互相传递。川子酒吧和良子足浴、以及一辆辆国产的、日系的、美系的、德系的私家车一起,构成了雨夜北京城或大或小的“安全岛”。在簋街,在新街口,在中关村,酒吧茶馆餐馆甚至私人住宅都公布电话,为附近无法夜归的人们提供免费膳宿。根据孙融的不完全统计,类似场所达几十家之多。

暴雨中,社科院经济学博士谢辉体会了一把回家的艰辛。21日,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参加完活动后回家,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这次却用了16个小时才走完。其间,谢辉坐地铁、换出租车、跑三轮、搭便车甚至在雨中艰难步行,一路上遇到了七名好心的向导,为他指引回家的可行路线。

“我第一次和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相依为命,睡在一个小小的车里。”一名出租车司机搭载着极度困倦的他与另一名女乘客,并让他们一起到车里靠着打盹儿,送他到房山后,司机又免收了行前商定的50元打车费。一位开着桑塔纳轿车的石家庄生意人又将他带往良乡,兜转了近三个半小时,下车后这个始终面带和气的商人笑着拒绝了他的车钱。

小伙子拉起救援队

吴鹏将三名“乘客”送达王府井后,已是7月22日凌晨。此时,大雨已经下了12小时。

雨势没有丝毫减缓的意思。微博上蔓延着房山山洪的消息,当地成为北京受灾最严重的区域。送女友回家休息后,吴鹏打电话给曾经供职过的某救援单位同事询问,得到的回答是“尚未得到救援房山的命令”。在看完一些当地人拍摄的水灾景象之后,他决定连夜赶过去看看。

车到京港澳高速的朝阳段时,顾不上路上低洼处越来越多的积水,吴鹏提高了速度想尽快赶到山洪发生地。雨水在一个涵洞形成的坑道里迅速汇集,等到吴鹏开进才察觉车轮空转,黑色的马自达6已经被浮起。浑浊的激流迅速漫过来,吴鹏感觉脚上有水,低头一看车内开始渗水了。他跳脚地感到不妙,推开车门跑出,然后看着眼前的黑水将车吞没。

而就在此前,京港澳高速早已经成为险象环生之处。21日21时许,近200人被困在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十余公里处湍急的水流中,一辆没入水中的大巴车的车顶成为唯一的立足之地。在遇险者反复拨打110、119等求救电话均占线之时,人们只好大声呼喊着,或是挥舞着手机荧光,期冀能够引来救援人员。

当时,附近一家建筑公司的工人听到了求救声,他们很快组织起150人的队伍,并各自带上简易装备,赶往呼救地点。借助于救生圈以及麻绳等,最终将被困者转移到工地。第二天一早,获救者在离开前向工人们集体表达了自己的感谢,有的人跪在救人者面前以示感谢,有人凑了钱,但被工人们婉拒。

“我向后面回家的车辆大声叫危险,但是没有人理会。”急着回家的人们并没有重视在雨中呼喊的吴鹏,他看着一辆辆车径直开近然后被浊流围困,消失在一片漆黑里。那些从车内逃出的车主们呆若木鸡,这情形让吴鹏感到一种沉闷的痛苦,“对眼前的悲剧感到无能为力,我得做点什么。”

7月22日中午,一觉睡醒后的吴鹏觉得自己“充满了能量”,顾不上管自己被水淹的车,便开始在自己的微博和人人网号召街坊居民组织救援队,前往房山。消息一发出,从50多岁的楼下大叔和刚念大学的19岁学生都跑来报名,这让吴鹏有些措手不及,群情踊跃是好事儿,但救援却是个技术活儿,不能谁都去。

2008年汶川地震时,吴鹏就曾和朋友进入震区充当志愿者,从事搜救、急救以及简单包扎的工作。想到房山灾区也需要懂这些知识的人帮手,他打定主意前往房山,“看看自己能否做些事情”。

在这批大多素未谋面的街坊里,吴鹏和朋友们挑选有一定经验知识的60人组成了救援队,并以社区“欢乐谷”来命名。为了保证通讯,救援队招募了一名无线电技术的爱好者,负责对讲机和电台的组建,这些设备都是街坊们自己购买的。为了方便行动,救援队分为三小队,每队二十人,吴鹏和4位朋友都曾有过救援经验,就分别担任领队。

7月23日21点,救援队的先头小分队就已经抵达了房山灾情最严重的拒马河地流域。这条从河北流入北京的小河最大洪峰流量达2500立方米每秒,不少河边道路和房屋都被严重损毁。根据先头队员得知的情况,当地已经发现失踪人员尸体以及牲畜的尸体。

“救援首先要做好自我防护,我们就准备手套和口罩。”在准备铁锹、铲子等救援工具后,24日中午“大部队”40人驾驶着私家车,带着食品也开往了房山。“队员们积极性很高,帮助清理了南上岗幼儿园的淤泥和一些清除路障的工作。”但还是由于缺乏经验,23日夜里一名女性队员在崎岖的冲毁地段行走时摔伤掉队,经过十余个小时的搜寻才找到。

之后,天气预报房山地区又将面临新一轮大雨,救援队于24日晚撤回城区。而根据新的通知,灾区就只准许有施救资格的人员进入,救援队员们企图重返房山的希望破灭。“接下来,我们就想募捐一些物资托红十字会送过去,也算尽些心力。”吴鹏说。